网络问答“价格模式”回归

2019-04-10 16:24

  在网络上的答疑解难需求,获得答案的方式是有偿好还是免费好,这是一个问题。更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问题。

  在互联网大行其道的今天,2019年001期杀半波?!通过各种问答平台发布疑问求助于网友,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网民的首要选择。提问免费,回答无偿。“百度知道”、“雅虎问答”等网络问答平台,借助免费的利器以及大平台的实力,迅速成为业内佼佼者。

  然而,免费平台的低门槛,在聚拢了众多网民的同时,其弊端也跟随而至。谁都有可能成为答题者,也让一个问题通常能换来几十条,甚至百余条的答案。知识水平参差不齐的背后,就是得到的答案也形色各异、五花八门,甚至内容完全相左。而对于专业问题,则提问者反而受制于专业知识,难以判断。更为可怕的则是,某些看似专业的答案中,有可能“暗藏悬机”——实为广告商甚至诈骗犯的工具。

  因此从网络问答平台诞生开始,关于问答免费还是收费之间的“较量”,从未中断,一直并行。及至今天,以迎合互联网免费经济而促动共享的问答平台里,已经出现百度知道、雅虎知道、知乎、quora等问答平台占据了国内外的主流问答平台。而付费模式问答平台的生存发展,却没有免费模式问答平台来得这么顺利。即使在互联网行业纵横捭阖的Google,也不例外,且屡败屡战。

  谷歌最早于2002年推出的专家收费平台“谷歌问答”(Google Answers)。该服务是基于传统搜索功能的扩展,用户可以提交问题,支付2美元至200美元不等的服务费之后,这些问题会得到特邀专家的回答。谷歌问答其实是针对雅虎知识 (Yahoo Answers)推出的一项服务,然而后者是免费的,谷歌则需要支付不菲的费用,最终谷歌在2006年关闭了这项服务。

  在接近10年之后的2013年11月,谷歌再度推出基于Hangouts视频聊天工具的专家收费问答、培训服务——Helpouts服务。然而,在运营接近两年之际,谷歌通过官方博客宣布从2015年4月19日开始,用户将无法使用Helpouts服务。

  对比国内,在与之相当的近几年里,也出现了略晓、42区等威客式的付费咨询平台。但目前看来,他们仍然压力重重,时刻在为生存而挣扎。

  时至今日,在国内,以免费模式运营兼具社区运营的问答网站知乎,迅速成长为中文第一问答社区。

  不过在专业人士看来,尽管其以精彩答案而在大众网民当中声名显赫,然而其中的某些问答比拼的却并非专业性,而是精彩度。“对精彩度的追求,又刚好让准确程度受到了影响”。其商业化问题,同样迄今并没能给出好的解决方案。

  确保问题答案的准确、质量,这被认为是“有偿模式”付费问答平台所能解决专业问题的需求痛点。围绕这块,除开各个细分领域的垂直问答,如程序员问答、医生问答社区外,“付费模式”问答在国内近几年此起彼伏。

  2011年,曾在北京四维图新工作的申排伟离职创业,探索付费问答——启答门网。启答门网的运行模式和威客网站有些类似,提出自己的问题、悬赏的奖金,其他人来提交问答答案,然后提问者根据这些答案,选择最后中标的答案,给予一些费用。在这个过程中,网站会提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2012年2月,号称是“中国第一个付费问答社区网站”略晓网创建。但其模式,更多地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一个基于C2C的威客模式”。今天点入网站,尽管能看到众多的有偿问题,但网站“略晓”仍然标明为“Beta”,点击网站“关于我们”的介绍,则出现的是404的状态。

  2014年,机器猫口袋成立,创始人梅一鸣是连续创业者,曾经做过垂直火车站拼车项目。由于机器猫口袋前期的开发运营资金由创始人提供,资金有限,也导致了项目进展暴露较慢等弊端。

  在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的2015年,北京大智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适机推出新模式的“大智力”APP。这个号称是中国第一个知识交易平台,主打“让你的知识、经验更有价值“。

  相比过往的问答交易平台,“大智力”的不同之处在于采用的是国内已经相当成熟甚至为众多网民所依赖的“淘宝交易”。内容“商品化”是大智力平台创新点和商业价值的看点。

  通俗的说,也就是将问和答看做一个商品整体,所有已完成的问答都是一件件完整的“解决方案”商品。对于满足了提问人的答案,除了提问人的付费,答案还会连同问题,一起放在“大智力”这个“淘宝店”里,供对问题有需求的人付费下载。

  “解决方案”就是有价值的商品。为了使“商品”更容易被第三方认可并且购买,问答双方在购买过程中的讨论内容也被记录下来,三期士官转业费多少。用于帮助第三方理解,每件问答都有被重复购买的可能。

  除此之外,大智力还采用了“淘宝交易机制”,有完善且独特的安全的交易流程和信用体制,为提问者和回答者提供担保交易(先解决问题后付费)。关于答案的质量提问者也无需担心,答案不完善,提问者可以和回答者深入交流,直到解决问题为止。对于有争议问题,当提问者对答案还是不满意时,仍有机会申诉、退款,或邀请相关专家来进行第三方评判,以此来最大程度的保证知识交易者双方的利益。

  “我们遇到问题经常在网上找解决方法,但是有一个困难就是很难过滤无用信息”,这是“大智力”创始人David Zhang认为“有偿模式”问答平台致力于解决的痛点。

  而较早于“大智力”的机器猫口袋,则将问答付费的动机解析为“术业有专攻,通过平台相互取长补短,以金钱这个通用货币来做媒介使人们各取所需,可以让这个社会更高效的运转。一对一模式可以避免出现杂乱和参差不齐的解答,从而有效地把问题从深度而并非广度去挖掘问题的本质。实时在线的即刻解答需求,以免用户耽误更多的时间成本”。

  显然专业、准确的答案需求,成为了付费问答平台的“根本所在”。所有看到付费问答平台“风口”的平台创立者,都认为互联网中的答案是为大众需求而设,模糊而不全面的回答难以满足提问者对问题的专业、准确、个性化的需求。

  这也是类似于“大智力”的启答门网站、机器猫口袋等众多付费问答创立的原点。

  面对在付费问答平台领域,即使类似Google这种IT巨头也屡战屡败的经历,国内付费平台的创业者反而显得乐观。

  “大智力”创始人David Zhang 对此表示,“大智力”所做的就是从垂直化信息里发现更多的变现途径,用最简单的模式,最简洁的操作完成“知识”、“经验”、“虚拟物品”价值化,从而获取利润,让用户的需求和运营的需求达到双赢。

  他认为,“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对于思想与要求已经成熟的网民来说,已不再具备诱惑力。相较于2002年最终以失败告终的专家收费平台“谷歌问答”(非基于视频),十余年的时间跨度,已经充分让网民具备了成熟的心理及鉴赏力之外,“大智力”解决了信用体系、设计与随身体验、利益变现渠道、酬劳给付与答案质量选择平衡等多种此前问答平台所遗留或忽视的问题,而这些又刚好是此前国内外众多付费问答平台失败的症结。

  “接下来的时时代,更是用户霸权的时代,用户的需求会越来越个性化,而且希望获得优质信息的途径越来越简单和直接”,一互联网从业人士认为。

  “这属于网民的刚性需求,刚好就是付费问答平台的未来。”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这两年的两会,山西代表团总是很热闹的一个。原因之一,是因为每年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都喜欢在媒体开放日“讲故事”。

  依法治国年代,建设法治政府语境下,类似“罚到倾家荡产”这样的官方表态应谨慎为好;如果凡是领导高度重视的问题,就作“严打”式批示,法律可以被晾在一边,公众又要对“法治”产生困惑。

  能够看到“一点点”真实世界,并不是因为世界变了,而是因为我们碰巧看到了一个略大的井口……

  朋友聚会,不知怎地就聊到某机关里的奇葩事。特记一二,哭笑由你(估计旁人感觉好玩的,当事人应该是五味杂陈)。